科技行者被擊穿的「蛋殼公寓」:中介互聯網的倒臺范本

被擊穿的「蛋殼公寓」:中介互聯網的倒臺范本

被擊穿的「蛋殼公寓」:中介互聯網的倒臺范本

被擊穿的「蛋殼公寓」:中介互聯網的倒臺范本

2020年12月4日 17:54:53 作者:高飛 科技行者
  • 分享文章到微信

    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微信

  • 關注官方公眾號-科技行者

    掃一掃
    關注官方公眾號
    科技行者

中介互聯網以打破傳統信息不對稱而出現,自身成功后,又以創造更嚴重的信息不對稱而存在,是最大的悖論。

作者:高飛 來源:科技行者 2020年12月4日 17:54:53

關鍵字:中介互聯網 長租公寓 房地產 房產中介 壟斷

隨著蛋殼公寓的暴雷,再看它官網寫的東西,很多內容現在看起來就格外諷刺了。

比如它的口號——用科技讓生活變得簡單和快樂。

租房中介自古有之,可行業口碑一向不太好,即便如此,一手收租金、一手加價的商業模式,大不了買賣雙方被坑點房租,其實模式蠻簡單的。

然而現在卻被搞成了不花點功夫根本看不懂的金融業,還鬧出人命,難免有些令人唏噓了。

簡單而言,蛋殼公寓的業務運轉模式,收的不是租戶租金,是利用租戶的信用建立的銀行長期貸款,而蛋殼拿到租金之后,并不會直接付給房東,而是轉手再去用來收房源。

這其實是一個空手套白狼的故事:信用是租戶的,房子是房東的,資金是銀行的。

官網介紹里又特別強調,蛋殼是“大學畢業生成長計劃”的獨家租房戰略合作伙伴。

可這屆打工人又到底得罪誰了,畢業了趕上疫情,工作不好找,租個房子還賠錢,更可能背上不良信用記錄。

不過,蛋殼公寓暴雷,卻是一切「中介互聯網」平臺口碑驟降的縮影。

被擊穿的「蛋殼公寓」:中介互聯網的倒臺范本

「中介互聯網」一詞,是我臨時起意,用于所有「蛋殼公寓們」的統稱。

是因為多數互聯網平臺,表面看起來是高科技公司,但實際做的都是最古老的中介生意。

拿搜索引擎來說,本質上可被看作「資訊的中介」,左手匯聚各個網站的內容,中間經過算法,右手匹配搜索關鍵詞分發給用戶。

而電商平臺,是「商品廣告的中介」,左手是無數大中小商家,中間還是算法,右手推薦給目標用戶。

我們當然不能否認中介互聯網平臺帶給人們便利性,不然試想一下:如果現在要查點信息,都變成過去圖書館翻報紙的情況,世界會變成怎樣。

我們承認中介互聯網的價值,但是人們也越來越認識到,便利性的背后是有巨大社會代價的。

  • 代價之一,中介算法的公正性。

常用搜索引擎的人知道,對用戶來說,我們看什么,買什么,玩什么,用什么詞搜索不是關鍵,中間的算法才是關鍵,畢竟頭幾條都是廣告。

你以為你在搜索,其實是平臺在幫你做搜索。

而對內容上游網站而言,搜索引擎把你Kill了,就相當于一場搜索引擎展開的“網絡謀殺”。

誰來決定中間算法的公正性,是世界難題,全球都無解。

可能有人會說這還不簡單,加強政府監管就是了,可難道大家這么快就把某政府主導的棱鏡門忘了?

  • 代價之二,在于中介的“稅收”問題。

中介互聯網的商業模式,可以總結為一點——控制市場,獲得壟斷,對市場“收稅”。

這就要從中介互聯網的發展歷程說起,可以分成早期和晚期的各自上下半場。

早期上半場的關鍵詞是“楊白勞”,晚期下半場的關鍵詞是“黃世仁”。

1、楊白勞時期。

對上游來說:

在平臺發展早期,平臺需要商家、房東、工廠提供更豐富信息,從而吸引用戶。所以中介互聯網要討好上游,大量補貼,讓商家提高供應,加盟平臺。早幾年的打車平臺,花錢補貼司機績效就是這個道理。

對下游來說:

上半場,也是平臺更需要用戶。有了足夠多的用戶,才能吸引上游商業入駐,所以平臺會通過大規模促銷拉動注冊和月活。用戶的心理當然是“有便宜不占就是王八蛋”,所以優惠券一定是多多的發。

通過各種楊白勞行為,其中某家平臺會脫穎而出,成為市場壟斷者。

2、黃世仁時期。

直到壟斷達成后的下半場,平臺的身份就變了,由楊白勞變成收租的黃世仁。

對上游而言,如果中介平臺只剩下一家,信息發布渠道被壟斷。商家、房東、工廠就要求著平臺要流量了,此時補貼就變成了入場費。

對用戶而言,促銷也就不是必需品了,因為反正用戶也沒有別的平臺可選了。

入場費和加價費,就是平臺對上下游收的“增值稅”。

蛋殼公寓為什么瘋狂套取資金,就是想用租戶的信用做籌碼,拿資金,控制房源,壟斷市場。

只不過因為疫情等關系,沒做好精確計算,沒等控制市場具備收稅能力,自己就暴雷了。

精確計算,是中介互聯網平臺的優勢,也是它們的通病,精確會帶來效率的提升,但同時意味著抗風險能力的下降。

就好比你要過一條2米寬的河,如果只準備2米1的木板,風險就比較大,一旦下雨,岸堤塌陷,河面寬了20公分,這河就過不去了。

蛋殼的問題,就是計算的太精確。萬萬沒想到疫情之下,房屋空置率上升,拿不到足夠多的租戶貸款,擊鼓傳花的游戲就玩不下去了。

機關算盡太聰明,反誤了卿卿性命。

盡管風險巨大,然而中介互聯網的玩家們,還在一個個前仆后繼的走上這條精算之路。

某種意義上看,中介互聯網平臺是裹了一層脆弱的蛋殼,都在資本的賽道上狂奔——做不成就“暴雷”,做成了就“壟斷”。

也因如此,目前一切具有中介性質的互聯網創新創業也變得比較無聊。

因為創意不再那么重要,主要看誰膽子大(敢加金融杠桿),看誰后臺硬(資金池雄厚)。

依稀記得某個中介互聯網的一句電梯廣告語:“沒有中間商賺差價”。這明明是徹頭徹尾的反話,人類社會自古以來,就沒有任何一個商業平臺比中介互聯網平臺更會賺差價,不信大家可以看看全球市值排行榜。

比起來,這一波相對較新的新創科技互聯網公司,唯一還留有光環的人就是埃隆·馬斯克了。馬斯克本人實際上是做金融中介起家,他是Paypal的早期參與者(創辦的公司被Paypal收購了),但他發家之后,卻堅決拋棄了中介,做起了實業。

做實業和做中介最大的區別在于——技術實業遵循的是摩爾定律,要不斷推動產品提質降價,不然就會因為被用戶詬病產品創新不足,而退出歷史舞臺;做中介遵循的是贏者通吃定律,只要壟斷市場,就沒人能管它怎么收稅了。

這是由于實業產品存在固定周期性換代(產品使用年限),所以壟斷市場是非常困難的(例如,iPhone的強勢地位也不及十年,畢竟消費者還是會換機,手機產品還是得選型)。而中介壟斷則不然,用戶使用習慣心智的轉移是很困難的。

中介互聯網以打破傳統信息不對稱而出現,自身成功后,又以創造更嚴重的信息不對稱而存在,是最大的悖論。

    av种子迅雷下载地址,怎样才能看三级片,韩国三级论理片,哪里有av资源,av臀部系列的番号种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