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行者5G創新地帶「創業者說」|“真正的VR是基于5G的云VR”——視天科技趙煥

5G創新地帶「創業者說」|“真正的VR是基于5G的云VR”——視天科技趙煥

5G創新地帶「創業者說」|“真正的VR是基于5G的云VR”——視天科技趙煥

5G創新地帶「創業者說」|“真正的VR是基于5G的云VR”——視天科技趙煥

2020年12月9日 13:48:25 作者:周雅 科技行者
  • 分享文章到微信

    掃一掃
    分享文章到微信

  • 關注官方公眾號-科技行者

    掃一掃
    關注官方公眾號
    科技行者

技術創新要通過賦能千行百業而體現,更需要無數創業者以新思路來呈現。

作者:周雅 來源:科技行者 2020年12月9日 13:48:25

關鍵字:VR 視天科技 5G 運營商 虛擬現實眼鏡 MWC2021

前言:技術創新要通過賦能千行百業而體現,更需要無數創業者以新思路來呈現。以即將到來的2021 MWC 上海為契機,5G創新地帶之「創業者說」,將向業界講述創業者在創新道路上的成長故事,傾聽他們的創業心路歷程和對產業發展的新思考。「創業者說」是連接創新創業思想和技術的橋梁,我們希望這些故事能夠激勵更多時代的技術締造者。

上海視天科技官網有這樣一句定義:“虛擬現實技術是目前連接現實世界與虛擬世界沉浸式體驗的最新技術。”這句話在視天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長趙煥看來,VR設備的存在主要是為了解決用戶實際體驗問題,拿VR眼鏡來說,它本質先是一款眼鏡,所以為什么不能像眼鏡一樣再輕薄一些?

帶著對行業的洞悉和對用戶需求的理解,視天科技開發了許多有預見性的產品,比如“專為5G設計的VR眼鏡”——VLAVR NIU,它重約一個小橘子,只要連上5G手機,卻可以隨時帶來電影院、賽事、游戲等沉浸式體驗;再比如“讓用戶身臨其境感受5G”的融媒體自助機——VLANode,它也許會出現在各種公眾場所,僅僅為了讓你感受哪怕一刻的5G VR交互體驗……類似的前沿產品還有很多,由于5G的高帶寬、低時延、廣連接特性,VR才能真正發揮潛力,趙煥由此總結道:“真正的VR是基于5G的云VR”。

5G相關產業的繁榮,運營商在其中是關鍵角色,趙煥認為,“運營商要提前對技術趨勢有一個判斷,這本身也是一件非常難的事情”,難點之一在于轉型,5G業務的落地取決于三個環節「云管端」,運營商也在思考如何從“去管道化”變成“云管端”,從而建立起運營商本身的價值和壁壘。

這些對產業的深入理解來自于視天科技的團隊基因——“我們團隊大都是通信人”,而趙煥本人,也是一名不折不扣的通信老兵,20年前曾就職于中國電信,自身積累了數十項專利技術,2015年參與創辦視天科技,主業之余還運營了自媒體賬號“瓦哥說5G”,因此圈里人稱“瓦哥”。

5G創新地帶「創業者說」|“真正的VR是基于5G的云VR”——視天科技趙煥

問:相比其他VR公司,視天科技把區塊鏈技術和VR技術做了融合,此舉的初衷是什么?

趙煥:目前VR的市場應用主要有兩方面,一塊是視頻內容,另一塊是游戲交互內容。相較而言,視頻內容盜版問題會造成兩個問題,一是拍攝方可能分不到錢;二是可能一些傳統的授權鏈沒有辦法及時反饋傭金的比例,比如說談好渠道分成5:5,實際上用戶付了多少對于版權方來說不知道,所以這樣的合作很容易造成“斷尾效應”,現在的VR行業里經常“斷尾”,合作了第一波后面就沒聲音了,這樣直接導致了內容源頭的缺失,大家掙不到錢,就不愿意做了。

針對視頻的版權困境,視天基于5G分布式存儲,通過區塊鏈數字認證、確權等手段,配合網信辦、公安部等部門,參與了中國第一個互聯網有害信息音視頻的區塊鏈確權平臺的開發,希望通過技術手段,解決VR視頻版權產業難題。

問:當時為什么會想做區塊鏈和VR技術結合?

趙煥:我的博士專業是數字經濟,課題正好是高清音視頻做分布式存儲和確權方向,后來因為配合國家幾個部委的項目,也就順理成章把工作做下去了,并非由商業目而推動。

問:具體有什么成功案例可以分享嗎?

趙煥:因為中國在音視頻方面有兩個體系,一個我們稱之為OTT的互聯網視頻,還有一個是廣電體系的視頻。視天科技一方面為中國移動旗下的咪咕視頻提供端到端音視頻的視頻流解決方案,包括VR播放器的解決方案等技術支撐工作;同時,視天科技也在幫助廣電系把傳統的光控系統和目前的融媒體VR內容進行融合,去年,中國移動上線了移動云VR客戶端,就是由視天科技團隊開發的,目前已有幾百萬用戶。

問:當時雙方基于什么樣的需求合作,視天科技吸引中國移動目光的原因是什么?

趙煥:我本人20年前就職于中國電信,一些合伙人曾經是中國移動的老兵,我們團隊實際上大都是通信人,因此互相有一個基本的認知和彼此的信任,對于運營商體系和訴求也比較了解,更重要的是,要和運營商一起提前對技術趨勢有一個判斷,這是一件非常難的事情。

像在十幾二十年前,中國移動去日本考察,去NTT DoCoMo,回來之后研發出有中國特色的夢網系統,也是SP模式,打響了互聯網/移動互聯網盈利模式的一個金色大門。到5G年代,運營商也在思考,如何從“去管道化”變成“云管端”,從而建立起運營商本身的價值和壁壘。

問:鑒于您剛才談到5G,5G一直被廣泛認為是一項通用技術,它可以和其他技術產生交叉融合,目前討論的比較多是5G+AI,能否講講5G對于VR產業會產生什么樣的影響?

趙煥:用一句話概括——真正的VR應該是基于5G的云VR。事實上它最后業務的形成取決于三個環節「云、管、端」。在管道側目前比較空白的是邊緣計算,很多提供IDC資源的服務商雖然號稱“邊緣”,實際上它還是云,因為它和基站的通信接口并不是那么密切,而是通過路由等去轉的,所以我們講的“邊緣”不是地理位置上離居民區近一點,是從網絡結構上近一點,在這方面實際有很大空間可挖掘。

問:咱們在5G+VR領域有哪些布局?

趙煥:我們最新發布了兩款產品,一款是全球最輕薄的5G手機配件,是一款虛擬現實眼鏡,叫「VLAVR NIU」;另一款產品叫做「VLANode」融媒體自助機,它實際是基于5G網絡覆蓋,加上VR的用戶體驗,再加上大屏幕,這么三維一體的邊緣服務設備,我認為它更應該叫“膠囊數據中心”,我們把網絡設備、邊緣計算算力和顯示等模組,加上工業控制的模塊,集成在一個類似于單人電冰箱體積的設備里,它可以放在運營商營業廳、學校、黨建中心、商場,甚至一些特殊的場所,比如監獄,主要為了給用戶提供一個基于5G技術的融媒體體驗,這里頭一個很重要的環節就是VR交互體驗。

問:它主要解決一個什么市場需求?

趙煥:這款產品目前主要場景是運營商作為線下推廣5G業務的一個抓手,它集成了計算機、5GCPE、音響功放、大屏顯示、VR顯示、VR交互等為一體,采用了inside-out(由內向外)的定位方式,設備部署簡單,占地小,無需長期職守,結實耐操,通電即可使用,用完即可拉走,非常“移動”,最大程度的實現了自助式操作。

用戶體驗也很直接,相對而言目前主流的5G VR展示設備是手機,會有一些約束,比如手機在戶外屏幕亮度不夠,那么VR畫面的效果就會打折扣,而視天科技的融媒體服務機自帶VR頭顯,機器遮光性強,所以它可以讓用戶哪怕在戶外也能感受到身臨其境的VR 5G體驗。

問:您剛才也多次提到了運營商的合作,具體運營商在5G+VR生態鏈中起到什么樣的作用?

趙煥:無論是三大運營商,包括現在新的廣電們,手上掌握最大資源就是用戶數據,基于賬單信息、用戶信息的一個龐大數據庫,如果結合人工智能技術,是完全可以做到每臺手機“千人千面”,比如之前熱炒的“云手機”概念,如果沒有運營商和網絡支持,云手機無異于空談。我認為云手機結合大數據挖掘、用戶行為分析之后,只要打開手機聯上網絡,每個人的手機都是不一樣的,而且完全感覺不到任何的延時,比如根據人的定位自動跳出健康碼,這些都在云端通過人工智能解決。

我相信運營商也在做大量除了資費之外的深度挖掘業務,目前階段還存在用戶對一個新鮮事務了解和普及的過程,所以更多包括多邊性遷移云VR,中國移動的移動云VR,聯通的XR聯盟這些倡導,目前還是一個搖旗吶喊和資源支持的階段。

我認為未來運營商真正想做的事情一定是在云終端實現千人千面,通過人工智能算法,讓用戶無法脫離它的網絡,就像人們現在無法脫離iOS或者Android系統,因為我們的數據在上面,以后云化就更不可能輕易把數據從云端導到其他平臺,廣大網絡存在黏著性。我認為,很多全球化5G的運營商都在思考這個問題。

問:VR市場一直巨頭很多,從谷歌到微軟,再到現在的華為,作為創業公司,視天科技最核心立足點和關鍵優勢在哪里?

趙煥:視天目前是一家小公司,但有一個非常宏遠的志愿——我們是一個探索宇宙盡頭的公司,因為虛擬現實可以無窮無盡展現你的想象力空間。

我們今天講的最多一件事,是融合虛擬現實解決時間和空間的問題。如果您看過我們的產品可能會覺似曾相識,VLAVR NIU有點像眼鏡,又有點像傳統的VR設備;我們的5G融媒體自助機既像一個基站(因為有芯片有顯示屏),同時它又像一個媒體(比如分眾),更像一個電話亭,關鍵是看它解決用戶什么問題,用一個全視野的角度在看待這個行業。

虛擬現實社交一定是未來真正引爆VR/AR/XR市場非常重要的一環,所以視天的邏輯是從三個場景——社交場景、支付場景、娛樂場景,進行覆蓋,比如在3G/4G時代微信覆蓋的好,而視天科技是一家探索宇宙盡頭的公司,我們更重要是解決用戶的實際需求,這對創業公司還是存在巨大機會的。

問:任何硬件媒體設備,內容都是核心,您認為VR內容目前的發展情況如何?

趙煥:我曾經寫過一篇VR內容專題,從國內和國外的角度來看,國內由于開發的環境,投融資的難度,版號的挑戰,成批量原創的優秀VR內容不多;和國外同行業投資大,時間投入多,團隊多,開發出來的巨型產品相比,差距比較明顯。

但是,由于現在國內各種行業都在以「國產化」「國產創新」為目標的情況下,國內B端應用的技術水平比海外高,這也是目前行業的一個現狀。具體到5G行業的企業,如果能找到自己定位,找到自己最精準的目標客戶,它可以長期發展;但如果業務打得很散,什么都做,東一榔頭西一棒槌,我感覺發展蠻難的。

問:您意思是VR toB在國內市場比較有前景?

趙煥:是的,目前是這個情況。

問:VR toB和VR toC市場分別的玩法是什么樣的,商業模式有什么區別?

趙煥:C端要做品牌,要有量,但是目前C端的困境在于,賣不出量所以也融不到錢,打不起廣告,也沒有做內容。B端情況不一樣,虛擬現實可以非常好地解決企業降低成本提高效能的訴求(降本增效),所以B端的需求量越來越多,尤其疫情造成很多的遠程,比如遠程護理、重癥監護等場景對VR行業的促進還是非常大的。

問:剛才說到VR內容,哪些未來有成長風口的機會?

趙煥:從大的邏輯來講是三點,娛樂場景,社交場景,支付場景,哪家企業哪個產品能夠同時在這三個維度打開局面可能就是下一個“微信”。

B端也有這個需求,只是說它是在一個企業內部或者一個合作伙伴上下游內部,形成的一些需求,相對而言它不需要做到千人千面,企業的需求可以做一些定制開發。這與C端不太一樣,因為C端要滿足各種不同需求,比如VR眼鏡的鼻托,C端產品可能要針對小孩、女生、老人、外國人,僅一個鼻托就得開多個模,這或許是Google  Glass沒能成功的原因,因為戴著太不舒服了。

問:未來一年,視天科技的主要業務方向是?

趙煥:明年是建黨100周年,所以視天科技接下來重點放在5G+VR黨建的板塊,全國一些有革命意義的老區,有特色的革命紀念館,我們會去做一些落地的工作。從長遠來看,輕薄式5G VR眼鏡和5G融媒體自助機,也是視天科技未來主打的市場。

問:VR toB和VR toC市場分別的玩法是什么樣的,商業模式有什么區別?

趙煥:不同階段有不同壓力,只要你想創業,每天的挑戰都是不一樣的,所以沒有輕松過。當然自我調節也很重要,這里面包括個人心態的調節,以及對未來的理解,目標要不斷有新的調整。

————

了解更多5G創新、創業、投資相關資訊,敬請關注GSMA 5G創新地帶

5G創新地帶「創業者說」|“真正的VR是基于5G的云VR”——視天科技趙煥

    av种子迅雷下载地址,怎样才能看三级片,韩国三级论理片,哪里有av资源,av臀部系列的番号种子